投资人耐心止步 创业者再无试错机会?

摘要:然而,值得一提的是,见证上一轮独角兽失血的2000年,盈利压力也是互联网企业所面临的最大挑战。彼时,很少有人能够回答资本抛出的疑问:到底应该怎样才能盈利,甚至是怎样才能获得收入。

0801111111

投资人的耐心正在被消耗。

演讲台下的掌声,谈不完的合作,主动送上门的TS……2017年底拿到大笔融资的路芳曾被这一切包围,风光尽显。

然而,资本盛宴转瞬落幕。两年间,从门庭若市到门可罗雀,她还来不及适应,就不得不被迫接受。2019年以来,路芳公司资金链几度濒临断裂,每每传出“裁员”、“倒闭”等负面新闻。

“前两年投资人热衷讨论的更多是行业的可能性、市场规模、蓝海市场等。2019年,再好的场景没有落地就意味着没有‘故事’,无法获得投资人的关注。没有产品价值的企业已经很难再拿到钱了。”路芳告诉投中网,近期也没对外发声,是因为其打造的服务场景没有客户买单,更没有与之相应的业绩“数字”作支撑。

与路芳公司合作紧密的下游客户向投中网证实,“她们现在融资挺难的。”

“2019年会是一个关键年,创业公司的故事必须要落地。”创世伙伴资本创始主管合伙人周炜对投中网印证了这一观点。

CVSource投中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共计发生投融资交易2710起,涉及金额约4055.37亿人民币。根据上述数据预测,2019年全年国内一级市场投融资交易笔数或将跌至2014年前水平,全年投融资交易金额或将跌至2015年前水平。“融资难”已成为各个行业发展中逃不开的一道沟渠。

投资人的耐心也正在被消耗。

“我们不要看其他的标准,其他的东西再天花乱坠也没有用。”智能投资引擎弘量投资CEO雷春然对投中网表示,“如果To B,有没有人使用,有没有大型机构和你签订合作;如果To C,你的客户反馈是怎样,你的团队是否能够根据这个反馈持续做出改进。这些是最重要的。”

融资囧途

“融资难”,AI企业首当其冲,一直深陷话题旋涡中央。

CB Insights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近90%的AI公司处于亏损状态。有投资人预测称,作为长期靠融资驱动的行业,一旦缺少资金的注入,AI行业将面临一波惨烈的倒闭潮。

“不同于传统行业的公司,大部分的AI企业并没有实打实的营收至少能够支撑公司的运营。在市场商业化落地还没成熟的情况下,这些公司很难拿到足够的现金流作为收入,而那些运转不起的公司就会倒闭。”一AI领域投资人告诉投中网。

独角兽也不例外。近日,有消息称,某AI独角兽正在将其新加坡海外业务中心打包出售,核心原因是当地业务拓展未达成预期。

该报道还称,知情人士指出,在该AI独角兽的蓝图里,希望可以做到赋能百业,然而实际情况是技术落地进度远远达不到预期。

行业的窘境也在影响着资本信心。

根据CVSource投中数据,2019年上半年,AI领域的投资案例数量是2018年全年的26.7%,不足三分之一;融资金额则为2018年全年的25.7%。这意味着,2019年上半年,AI领域的投资活跃度在大幅下降。

数据来源:CVSource投中数据

“融资难是因为技术落地难。”戈壁创投AI方向投资人俞悦对投中网称,虽然某些独角兽在人工智能上半场已经通过巨额融资获得了很高的估值,但其落地其实并不理想。如今,伴随着人工智能进入下半场,类似上半场的投资思路势必会发生变化。

在下半场,投资人希望找到那些真正从场景与客户需求中成长出来的技术。

“有周期的基金总要为LP的收益负责,因此我们不会去投资那些只是打着AI旗号却没有商业能力的项目。”创新工场合伙人方益民甚至直言,再过几年所谓“AI公司”的这种名称就会消亡。

“因为技术的终点还是要回归到行业,仅靠AI很难突然开辟出一个新的行业或者新的赛道。”方益民告诉投中网。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已商业化的AI项目却恰逢崭露头角的黄金期。

“我们现在其实是在选择投资机构的阶段。”某AI公司创始人刘鹏对投中网透露,在当前这个阶段,其更偏向于能够为其赋能资源与战略布局的投资机构,并不只是钱本身。

刘鹏之所以有如此底气,是因为公司打造的服务场景已经实现了良好的商业化落地。“如今,投资人找的就是能够‘卖钱’的项目。因为已经开始商业化,这恰好给予了我们跑出来的机会。”

试错?想都别想

相比于其他行业,AI领域仍最受资本青睐。

“科技类项目都算好的,其他一些行业融资更难。”俞悦告诉投中网。

CVSource投中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共计发生投融资交易2710起,涉及金额约4055.37亿人民币。

根据上述数据预测,2019年全年国内一级市场投融资交易笔数或将跌至2014年前水平,全年投融资交易金额或将跌至2015年前水平。“融资难”已成为各个行业发展中逃不开的一道沟渠。

“市场上钱比较紧张的时候,我们要用有限的资金做好几件事。有些是为了实现盈利,有些是为了实现企业未来的蓝图,但并不是每一件事情投资人都会支持。”某文娱公司创始人林皓告诉投中网,“有时会有点‘暗度陈仓’的感觉,毕竟万一路走错了不好交代。”

“市场遇冷时,对于企业的最大坏处在于他们少了很多可以‘试错’的资金。”此前,启明创投创始主管合伙人邝子平对投中网表示。

“每个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都不可避免会走一些弯路。在市场好的时候,一个企业多走两次弯路,依旧可能会得到资本的支持;但在市场遇冷时,资本对错误的容忍度会相对降低,走了弯路的企业很可能没办法融到下一轮。”邝子平认为。

但“寒冬”对投资机构未必全然是件坏事。

邝子平举例,“当市场上钱足够多时,投资人会觉得投不了行业NO.1,可以选择NO.2、NO.3,甚至可能到NO.5的企业都有人愿意去投。”然而,这样一来,NO.1的企业就会面对很多不必要的竞争或干扰。在2019年,这个问题绝对不会出现。

那么,什么样的企业才是投资人心中值得押注的“NO.1”?

周炜对投中网提到,对于投资人来说,要判断一个商业模式或一个技术的应用场景值不值得投大钱,只需回答两个关键问题:企业到底给用户提供什么价值?他们愿不愿意付钱?

他解释称,“提供的价值可以在自己心里做一个测算:当收1元钱的时候用户会怎么样?当收10元钱时又会有怎样的反应?收费逐步递增,会发现到某个节点用户全跑了,那这个就是你收费的上限。如果这个上限很薄的话,目前来说这个商业模式是有问题的。”

“没有捷径可以走。”作为创业者,慧安金科创始人黄铃同样认为,“不是说套了AI的光环就会比别人走得快,创业者要真正解决甲方的问题。”

最后的机会?

连续创业者冯君却自称“走过捷径”。

“我一向踩着‘风口’创业,移动互联网、大数据、AI,我都尝试过,曾经一天内收到5封TS,也曾经连续半年给兄弟们发不出工资。”冯君告诉投中网。

但这次,和路芳一样,冯君所在企业融资已开放近一年却收不到任何回应。

20年前便开始创业的冯君,对于这一轮的“融资难”,却不如路芳一般焦虑。“我看得比较淡了,可能因为长期以来就是在焦虑中熬过来的。这样的焦虑,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冯君称。

冯君经历的过往,一定程度上也记录了创投领域的起起伏伏。

2000年,中国的第一代互联网独角兽在纳斯达克扎堆上市后经历了一轮急速的失血。

远在中国的创投机构也受到影响,迅速谨慎了起来,大批互联网公司随后便难以获得新一轮融资。在金融去杠杆和流动性偏紧的彼时,靠融资过活的互联网公司普遍陷入了焦虑之中。

2018年也是一样。当年7月12日,有8家公司要在9:30敲锣上市,但舞台面积有限,只放下了4台。于是,就出现了2家公司共用1面锣、8人同台的奇特画面。

独角兽上市的集中度之高、行动之仓促为2019年史无前例的“融资难”埋下了伏笔。

“投资机构余粮不足,催促独角兽上市融资,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但是他们2019年的境况到底有多惨淡,却很少有人知道。”冯君告诉投中网。

“投资最好的团队、投资最好的技术,这是上一个阶段的投资思路。”某TMT领域投资人对投中网表示,2019年,大家的思路发生了改变,“更多的还是从需求和应用出发,关注企业提供的服务。”

协作机器人镁伽机器人联合创始人张琰建议称,在寒冬之下,“初创企业需要去用找到新的应用场景,找到新的需求,来保持业绩增长。例如,若要拓展机器人的应用场景和使用范围,不是说仅局限于工业或是产线,创业者可以去开拓一些像实验室、智慧零售的场景。”

但是,如今的独角兽们几乎都在打破边界。“它们将那些好不容易获得的营收和融资,悉数投入到了疆土的扩张当中。”冯君对投中网表示。

独角兽的疯狂拓界下,初创企业还拥有张琰提及的“拓展空间”吗?

“独角兽自然有巨大的天然优势,但‘砸钱’未必可以击穿每个领域。我依旧相信,细分赛道总是会跑出龙头,即便2019年开始,也不算晚。”前述TMT领域投资人说。

然而,值得一提的是,见证上一轮独角兽失血的2000年,盈利压力也是互联网企业所面临的最大挑战。彼时,很少有人能够回答资本抛出的疑问:到底应该怎样才能盈利,甚至是怎样才能获得收入。

2019年,这个问题依然横亘在投资人和创业者中央。

“实话实说,目前来看,盈利对我而言还是个美好的故事,但我会努力讲好这个故事。毕竟拿不到钱,一切都无从展开。”路芳告诉投中网。

那么,曾经满怀情怀创业的她,是否会为这个故事做出妥协?

面对这个问题,她毫不犹豫地说,“妥协肯定是有的,资本不就是一场相互妥协的博弈?”

关于创业企业融资更多精彩话题,敬请关注:2019年10月22-23日,由投中信息,投中网联合主办的“第13届中国投资年会·有限合伙人峰会”,本次峰会以“资本专业主义”为主题,邀请各大头部机构,以闭门培训、研讨座谈、峰会论坛、颁奖晚宴、对接专场、会客室等多种形式促进LP与GP的实效对接,峰会还特别策划以“家族财富”为主题的论坛,盛邀50+国内外家族办公室或家族基金管理机构,一起共筑行业新版图,探索新机遇。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路芳、刘鹏、林皓、冯君均为化名)

文 | 柴佳音 马慕杰

本文为 大发时时彩—大发3D(http://www.gxxjwq.com)转载作品,作者: 柴佳音 马慕杰,责编:邢通。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大发时时彩—大发3D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